笔趣阁 > 反派扮演手册 > 022有攻有防
        田榆睁开眼,看了看周围。

    这里显然是自己的卧室,十平米的逼仄空间,还有熟悉的桌子和衣柜……等等,刚才自己是不是登录了乐园?

    为什么要登录乐园呢?

    田榆忽然意识到,自己好像肩负着某种任务。而且此刻自己所在的剧本,正有敌人在监视……

    于是他戴上AR眼镜,装作在玩扫雷的同时,不动声色地启动了一个黑客脚本。

    这样,好像就可以了吧?

    田榆试图回忆起更多关于任务的细节,但这时,他猛然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任务是极光组织给自己的,那么,自己在组织里是什么样的角色?好像是负责行动的人员,那么,有队友吗?

    按理说应该是有队友的,但为什么自己一个都想不起来……等等,除了队友,自己有朋友吗?

    田榆愕然发觉,从童年到如今的成长记忆里,似乎连一个朋友都没有。可是自己好像并不是这么孤僻的人,也从来没有过交不到朋友的烦恼。

    好像有点奇怪,记忆中的朋友呢?

    记忆屏蔽为什么会把关于人际交往的印象全部屏蔽掉呢?

    田榆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成功了!”

    通过AR界面看到那条消息的时候,夏晓冰忍不住猛一拍大腿。

    这时,许哲已经回到她身旁,便问道:“田榆开始行动了吗?”

    夏晓冰点了点头:“木马脚本已经开始执行,我收到了启动的信号。稍等一会,它就会把竖列的算法拷贝出来。”

    许哲:“我丢过去的弹珠,就是信号的中转站?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许哲:“等咱们破解了内测剧本的核心算法,就可以随时打断,让田榆脱离。然后,我只要把滑翔翼送到他手里就行了,是么?”

    夏晓冰笑着点了点头: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就像那颗弹珠一样,这个滑翔翼也可以远程操控。所以,只要搞点事情引起混乱,让田榆醒过来有足够的行动空间就可以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个时候,赫特发来一条紧急讯息:

    【队长,我监听到了异常!】

    夏晓冰不由一怔:“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离开虚拟空间,回到现实世界后,田榆还没睁开眼就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好手段啊!”

    田榆睁开眼,就看到了严凯帆站在不远处,紧紧地盯着自己。这家伙面无表情,而目光里仿佛透着杀气。

    体验舱的透明盖自动揭开。

    严凯帆伸出手,拎着田榆的衣领,把他就这么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这跟我演硬汉也就罢了,你特么还敢偷东西?可以啊,胆子真够大的!”

    脖子受到的压力,让田榆有些难受,他双手抓住严凯帆的手腕,试图掰开。可是稍一用力就发觉,这家伙的右手就像是钢铁打造的,怎么掰都没用。

    田榆咬牙道:“我偷什么了,你们的算法吗?那你们非法拘禁科学家,强迫人家干活,这种事都做出来了还好意思说别人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严凯帆骤然瞪大了眼睛,目光里那种恐怖的杀气仿佛直钻田榆脑海,让他的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严凯帆双手揪住他的衣领,直接把他高高提起,然后往墙上狠狠地一甩!

    田榆在空中飞出两米,撞在墙上,后背几乎失去了知觉。他落在地上,整个人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严凯帆又冲过来,把他拎了起来,愤怒地咆哮道:“你还知道什么!说,谁告诉你的!”

    田榆咬紧了牙关,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严凯帆瞪着他,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你以为我不敢玩真的,是么?行,咱们就来玩玩看。不动真格的,你们还真以为老子好欺负!”

    恶狠狠地说完,严凯帆就把田榆摔在地上,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两个黑西装赶过来,一左一右把田榆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凯帆又吩咐道:“把他带走,这里不适合见血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激光窃听,是个诞生近百年的老技术了。

    用激光照射远处房间的窗玻璃,得到返回的激光信号,再转换为声信号,就可以直接听到那个房间里的声音。

    赫特窃听到的内容,全都录了下来,再转给了夏晓冰。

    于是,夏晓冰和许哲就听到了严凯帆与田榆的对话,以及肉体撞在墙壁和地板上所发出的闷响。

    当严凯帆说完“这里不适合见血”之后,田榆就被架走了。严凯帆也离开了,窃听频道里只剩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许哲颇有种坠落谷底的感觉。再扭头一看,就见夏晓冰眼神发直,小脸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这时,小队交流频道里,康月怡又发来一条语音消息:

    “刚刚发现,脚本拷贝出来的算法里,附带了一个隐藏的报警进程。非常小,就那么一小段的代码!我分析了一下这个进程的作用,就是当他们的算法被拷贝的时候会发出信号,而且只要连上网络,这东西都会自动给竖列报告地址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康月怡的分析,许哲思考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晓冰小队窃取算法的手段,是在田榆的眼镜里放黑客脚本,只要他们扫描了田榆的眼镜,自然就会把脚本拷进去。

    而竖列的防盗手法,是在算法里安插报警进程。只要算法被窃,那么几乎必然会实时发现。而且这个报警进程优化得极好,在它起效之前,连康月怡这样的资深老手都完全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的攻防倒是精彩,一方成功窃取了算法,另一方迅速识破并且拿捏着人质。可是,对于需要做决定并且承担责任的队长而言,眼下的局面实在有点棘手。

    许哲又看了看夏晓冰,只见少女的眉头紧紧皱起,连表情都淡定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他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夏晓冰揉着太阳穴,苦思半晌。终于,她深吸一口气,认真道:“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队友。而且,他们既然要转移田榆,那么我们就可以在路上发起袭击。”

    许哲冷静分析道:“这会不会是个陷阱?你想啊,严凯帆就算对极光组织再不了解,可现在咱们都偷了他们的算法,严凯帆不可能再小瞧我们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看着他,反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刚才听到的,可能正是他想让我们听到的?”

    许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晓冰抿了一下嘴,闭上眼,安静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然后她睁开眼,正视着面前之人,尽可能平静地说:“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队友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