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反派扮演手册 > 021行动从社死开始
    许哲走进那栋写字楼的时候,正是周四晚上八点半。

    大多数正常下班的员工都离开了,只要少数尚在加班,大楼里人不多。他一路走进去,几乎没看到几个人,其中更是连一个熟悉的面孔都没有。

    门口的面部识别,直接通过。

    走到电梯跟前,他看着电梯门上映出的自己,甚至感觉有些陌生——变长了不少的陌生发型,还有略微增肥的面部轮廓,看起来,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今天穿的衣服也跟以往不同,换上了西装,还故意垫了些东西,显得比真实状态更胖。

    进电梯,上楼,到了博达娱乐办公室所在的楼层。

    当电梯门开启时,许哲不禁瞳孔微缩——出现在面前的是个老熟人,博达娱乐的老板。

    不过老板并没有注意到他,只是自顾自地比划着,显然是忙着弄AR界面。

    许哲尽可能平静地走出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门在身后关上,他暗暗松了口气,朝着露台走去。

    这栋写字楼的每一层都有个露台,而田榆被软禁的那个房间,距离露台并不远。

    许哲动了动双手,装模作样的,仿佛是在操控AR眼镜。过了一会,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,还有个打火机。而这个时候,拿着烟的右手里,还多了一颗小小的弹珠。

    他抽了一口烟,但并没有让烟进肺,在喉咙滚一圈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,他并没有抽烟的习惯。

    然后在抖烟灰的时候,他把玻璃弹珠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这单又凉了。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地说完,他摇摇头,转身走出露台,又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这次,直到乘电梯到底层,再走出写字楼,他都没有再碰见什么熟人。

    “任务的第一步完成了,”夏晓冰的声音在通讯频道里响起,略带一丝欣喜,“你可以先休息,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许哲松了口气,但表情依旧愁眉苦脸。毕竟他现在给自己定的人设是个失败的业务员,那么在写字楼周围的所有摄像头里,就都要保持表演的连贯性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田榆觉得,自己大概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这些天以来,他除了躺在体验舱里,就是发呆。没有其他要做事情,也没什么能做的。周围是竖列公司的黑西装和白大褂,让他没有逃跑的空间,只能默默发呆。

    吃的喝的倒是没什么问题,招待标准还不低。每天晚上,还可以睡在舒适的床垫上。只是在强烈的不安情绪之中,他经常失眠到天明。当然,不管作息时间再紊乱,只要他醒来,解决了生理需求之后,就会被那些黑西装强按着躺进体验舱,而白大褂们在旁边对着仪器分析。

    他的AR眼镜当然早就被收走了,看不到什么时间,也没法联网,无从得知外界的消息。唯一的希望,恐怕就只有等待队长伸来的援手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,他亲眼看到,即使是那位‘严先生’带人亲自出马,也没能抓住夏队长。对于如今的田榆而言,自然只能寄希望于队长的神通广大了——无论夏晓冰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神通广大。

    此刻,晚上八点四十,田榆正在吃牛排。

    美味的牛排切成了方块,搭配酱汁、环状意面和蔬菜丁,还有鲜榨果汁,味道相当不错。只是周围有三个黑西装盯着他,这晚饭吃起来就很没有滋味了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员推开门,走进来说:“我这边随时都可以,你们呢?还没吃完是吧?没事,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田榆狠狠咀嚼着嘴里的牛肉,泄愤一般。可就在这时,他发现那个白大褂的脚边,滚进了一颗几乎不反光的小小弹珠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极光的微型数据传输器?

    田榆顿时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只要能够对抗记忆屏蔽算法,自己就能黑进这里的服务器。

    那些白大褂收走了他的AR眼镜,把里面的数据翻来覆去研究了一番,还拷贝出来,放在了内测剧本里——这样更拟真,就能从他的脑袋里挖出更多情报。

    但AR眼镜里有黑客脚本,也被一起拷了进去。

    换言之,只要他记得自己要干什么,在内测剧本里激活脚本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那么,队长会给什么秘籍吗?

    满怀着期待,田榆感觉剩下的晚餐都好吃了许多。每一口牛肉,每一口意面,蘸着的仿佛都不只是酱料,还有胜利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于是他很快就吃完了。

    一个黑西装收走了空餐盒,另一个则说:“现在可以开始了吧?需不需要我们帮你?”

    田榆摇了摇头,乖乖躺进体验舱。

    那个黑西装戏谑笑道:“不错,还挺自觉的嘛!”

    田榆抿着嘴,压住了下意识想要上翘的嘴角。

    按照这些天来的惯例,只要他躺下,脑袋挨着枕头,乐园的登录程序就要启动。然而此时,在程序启动之前,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脑袋里多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首先,是夏晓冰的一段话:“对抗记忆屏蔽的最好方法,是转移注意力。我们给你准备了一段视频,应该能转移你的注意力。所以不要害羞,专心享受这段视频就好。”

    害羞?为什么要害羞?

    享受?享受什么东西?

    田榆还在想着这些问题,突然意识到了一大堆东西,而且似乎……有些熟悉?

    等等,那不是埋藏在云盘最深处的小电影吗?还是特别激烈、不走寻常路的那种!

    田榆顿时明白,队长肯定是看到了自己云盘里的收藏,才剪辑出来的食品。等等,很可能不止是队长,她说的是‘我们给你准备了一段视频’,这个‘我们’的意思是还有其他队友,对吧?

    霎时间,田榆的脑袋里就一个念头:

    什么叫社会性死亡,这就是社会性死亡啊啊啊!!!

    什么任务,什么黑客脚本,什么记忆屏蔽,什么乐园内测,这些问题刹那间变得无足轻重。他只想立刻跑到队友们面前,好好解释——自己只是在研究算法的时候,弄到了鉴黄人工智能的资料库,而这纯粹是用来学术研究的。他想让队友们知道,自己的口味绝对没有这么猎奇!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状态下,他进入了内测剧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