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反派扮演手册 > 013绅士的意志
    许哲走进废弃仓库的时候,背着一个双肩包。

    他把包放下,拉开拉链,从里面拿出个冰袋。双手用力揉搓了几下,让里面的内胆裂开,冰袋很快就开始降温。

    夏晓冰看着他的动作,忽然问道:“你以前演过医生吗?”

    许哲:“对,而且是专门摘人体器官,制造弗兰肯斯坦的那种反派医生。”

    想象了一下那种场面,少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许哲把冰袋先放在一边,拿出了酒精喷雾、纱布和绷带。他用相当麻利的动作,解开了之前夏晓冰潦草的包扎,喷了些酒精。

    “咕唔……”少女忍不住闷哼出声,咬着牙,大眼睛里泛起泪光。

    许哲很是干脆地给她消毒完毕,然后用纱布和绷带好好包扎了一下,还贴上了透气的防水纸。再接下来,就是敷上冰袋。

    他拿着冰袋,轻轻放在少女那看似娇柔的膝上,时不时地还挪动一下,免得持续低温造成冻伤。

    夏晓冰的脸颊隐约有些泛红,声音也细弱了许多:“不用这样,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许哲把冰袋递给她,而自己盘腿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在少女的脸和双腿之间来回游移——主要是没其他可以转移注意力的东西,最吸引眼球的无非也就这些了。

    不过夏晓冰很快就恢复如常,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许哲当然不可能说我在欣赏你的腿,那样未免太过直白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搞到这么狼狈的?”

    闻言,夏晓冰叹了口气:“他们从田榆那里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许哲:“田榆背叛了?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应该不是。对方好像至今还不知道极光组织,只知道我们是跟他们对着干的。田榆很可能没有背叛,但中了招。你是专业演员,我问你啊,你觉得记忆屏蔽这个技术,可不可能用来窃取别人的记忆?”

    许哲思索了半晌。

    对于之前的亲身体验回忆一番,又捋了一遍其中的逻辑之后,他就比较有把握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竖列公司,应该可以。他们是平台十巨头,本身就是乐园的缔造者之一,握着不小的权限。再加上记忆屏蔽技术,他们就可以绕过隐私协议,还有玩家自愿协议,直接强迫让人进入乐园,进入记忆屏蔽状态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若有所思地问:“如果进入了记忆屏蔽状态,就必然会被窃取记忆吗?”

    许哲摇了摇头:“那倒不是,因为屏蔽是AI干的,那么复杂的工作,人是做不来的。所以乐园平台也很难知道你被屏蔽的记忆有哪些。但就像我说的,竖列公司的权限很高。所以他们可以特意做个剧本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特意做个剧本?”

    许哲猜测道:“只要把人放在熟悉的环境里,同时让人忘掉进入乐园这件事,自以为还在现实世界里。那么,就很容易让人暴露出秘密。这是我能想到的,最具可操作性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顺着许哲的思路,夏晓冰想了想,不禁有些毛骨悚然:“那岂不是意味着……以后所有人在竖列公司面前,都没有隐私了?”

    “隐私?”许哲不由嗤笑,“在乐园诞生的时候,不,乐园诞生以前,大家就没什么隐私可言了啊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反驳道:“像我们这种秘密组织的成员,还是有很多隐私的。”

    许哲:“但有了记忆屏蔽,只要你们登录乐园,就随时都有可能暴露了,是么?那就别登录了呗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点了点头,面色凝重:“我们是乐园的反抗者,不可能不登录进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夏晓冰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,不禁抓紧了冰袋,似乎想要让伤口好得更快一些。但她也知道,这样的伤肯定需要静养好些天,急不得。

    许哲也在看她的伤口,看着看着,视线范围又忍不住扩散了一圈。不得不承认,这女孩的腿确实好看……而且,哪怕他自认为自控能力很强,但身为男性的本能还是驱使着眼球,让他的目光离不开面前姑娘的腿。

    男性的本能啊,真是可悲。

    就在许哲暗暗感叹的时候,却又突然灵机一动。既然无法改变本能,那为什么不利用本能呢?

    他猛地一拍大腿:“有了,我想到一个办法,或许能对抗记忆屏蔽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下意识地抬起脸来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许哲:“其实一直以来,就有很多人批评乐园平台,说它很可能侵犯隐私,读取人们脑袋里的内容。但各国政府都通过了审查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夏晓冰想了想,答道:“因为人脑导出的信号太复杂,任何科学家或程序员都不可能解读。解读或传导脑信号这事,一直是深度学习的AI在做。而AI是没有自我意识的,所以没人能真的读取意识,谈不上侵犯隐私。”

    许哲点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疑惑道:“可是你刚才也说了,竖列公司只要设定一个让你熟悉的场景,让你不知道自己在乐园里,自然就可以看出你有什么秘密了啊。他们用不着直接读取记忆,只要盯着乐园里的实时转播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许哲微笑道:“那么问题就来了。现在看来,记忆屏蔽只会屏蔽掉一部分记忆,它如何确保,屏蔽掉的一定是跟乐园有关的记忆呢?”

    少女歪了歪脑袋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控制住自己,在记忆屏蔽开始的时候完全不去想关于乐园的事情,满脑子想的全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。让AI只屏蔽掉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,那么通过记忆屏蔽之后,我或许还记得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琢磨了几秒,彻底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AI会屏蔽记忆,但只屏蔽一定量的记忆,比如说20%,或者30%的记忆内容。但具体要屏蔽哪部分的记忆,这一点上,AI很难判定。

    毕竟,每个人的记忆结构都是不同的。同样的视觉信号、听觉信号,对于不同的人来说,往往有着不同的含义。

    脑机接口能传递一首歌,可是对于不同的听众,激发起的情绪却全然不同。比如北美的国歌,非洲玩家听着并没有什么情绪,可北美玩家就不一样了。光是一首歌里就能蕴含那么多文化内涵,那些形形色色的记忆,AI如何甄别?

    夏晓冰却微微皱眉:“可是,只要你在乐园的登录页面,自然而然就会想到关于乐园的事情吧?就比如说,我现在告诉你不要去想老虎,你会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越是提醒你不要去想,越是忍不住要想——正常来说,人们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但她低估了绅士的意志。

    许哲瞥了一眼少女的腿,微笑道:“我现在想的,还真不是老虎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