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反派扮演手册 > 004难以置信的目标
    “我爸妈究竟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许哲很清楚,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乐园演员而已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引来竖列公司的关注。那么,惹事的就只可能是那对搞科研的父母了,毕竟夏晓冰之前还说过,他俩是被抓走的。

    少女想了想,问道:“你清楚你爸妈的研究领域吗?”

    许哲:“研究大脑的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据我所知,他们的最新成果,跟记忆屏蔽有关。”

    许哲:“记忆屏蔽?”

    夏晓冰郑重道:“现在的脑机接口,能够让玩家沉浸在虚拟世界里,让他们看到的、听到、摸到的……总之就是感受到的一切,都是乐园给他们的电子信号。但有一点没法改变,那就是大家始终记得,自己不是什么穿越者或勇者,而是乐园里的玩家。”

    大家始终记得,自己是玩家。

    那么,记忆屏蔽之后呢?

    许哲想象了一下,不由得深吸一口气,喃喃着说:“如果能够屏蔽记忆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夏晓冰接道:“对,玩家忘了自己是玩家,只觉得自己真的是侠客、魔法师、超级英雄,就能彻底投入乐园之中。在竖列公司的高层看来,这才是真正的乐园,真正的沉浸式体验。”

    许哲皱起了眉:“不会吧,我爸妈有这么厉害?他们能做出这么强的成果?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当然没这么简单。现代科学是很复杂的,专业分工很细。你爸妈的工作,只是‘记忆屏蔽’这个大目标下的一个小小环节。当然,这个工作很重要,否则竖列公司也不会派人绑了他们,还定期用AI应付你。”

    用AI应付?

    每周的视频通话,都是AI造出的幻影?

    许哲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,他给父亲拨去了视频通话。

    使用AR眼镜,无论看还是拍视频都没有问题,但没法自拍,因此通常需要一个带摄像头的手环或者固定摄像头。

    不过许哲现在没带手环,就这么接通了视频通话。这样,他可以看到对方,对方却看不到他。

    视频里出现的是许光远,他的父亲。看起来,似乎一切如常,对面的背景也是正常的实验室环境。

    父亲开口就问:“最近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还行,”许哲貌似不经意地说道,“哦对了,我前几天看了比赛,你的主队最近成绩不错嘛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约的朋友到了,你要是没什么急事的话,我回头再跟你聊。”

    说完,许哲就挂断了视频。

    夏晓冰:“刚才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许哲:“我爸是兵工厂死忠。可那个球队刚刚三连败,催主教练下课的横幅都挂到天上了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所以你验证完毕,确实是赝品?”

    许哲:“如果是真的我爸,他刚才应该吐槽球队董事会,说些‘换汤不换药啊脸都不要了’之类的话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你以前没注意到父亲的异常吗?”

    许哲反问道:“谁会整天关心自己爸妈是不是假的啊?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倒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许哲又说:“这两年他们都忙着搞科研,跟我聊的也很少。我爸上一次跟我吐槽兵工厂,还是他们去年联赛争四失败的时候。那时候,他们应该还没被竖列绑走吧?”

    夏晓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,默默地走着。

    秋天的晚风越来越凉,而夏晓冰只穿着卫衣和短裤,就显得有些单薄了。于是行走间,那略显纤瘦的身子也微微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许哲忽然脱下了身上的外套,披在少女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不管怎么样,今天都要谢谢你,虽然我知道你的背景肯定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夏晓冰笑了笑,裹紧了外套——这件衣服对她来说还算比较长,能遮到她膝盖以上的部分,至少起到些保暖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能知道你父母的下落,还敢跟竖列这种巨头作对,背景当然不会太简单,”夏晓冰微笑道,“实际上,我背后的组织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强大。”

    许哲试探着问:“难道比竖列更大?”

    夏晓冰想了想,俏皮地皱了皱眉:“那可不好说哦,看站在什么角度上衡量吧。”

    许哲摸了一下鼻尖:“既然你背后的组织这么厉害,那么之后到底打算干什么?你肯定不是单纯来做好人好事的,救了我以后,打算怎么利用我?”

    这话委实有些直白,让夏晓冰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能做好人好事啦?”

    许哲耸了耸肩,盯着她,目光里的意思分明是——大家都不是小孩子,坦诚点吧。

    夏晓冰收敛了笑容,思索半晌,说道:“不瞒你说,我们是一个反对乐园的组织,所以不能容忍竖列公司弄出记忆屏蔽技术。这个新技术,能让玩家更沉迷于乐园之中,就像是精神毒药一样。”

    许哲:“你们不能容忍,所以要搞破坏?”

    夏晓冰板着脸郑重道:“我们要破坏竖列公司。”

    许哲的嘴角抽搐了两下:“你们疯了?”

    夏晓冰摇摇头:“我们只是比较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许哲盯着夏晓冰那一脸认真的表情,也陷入了深思。他意识到,无论夏晓冰及其背后的组织能否成功,至少可以帮助到他自己。毕竟,此时的自己肯定已经被竖列公司的打手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但刚才拿枪指着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夏晓冰猜到了他的意思,眯了眯眼:“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竖列公司的。空口无凭,你不可能彻底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许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晓冰却笑了起来:“很好,合作的前提是相互信任,那就让我拿出一点证据吧,顺便进行下一步计划。我们去你供职的公司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许哲:“那家小公司?”

    夏晓冰:“我猜,收购应该已经完成了,咱们或许可以找到些有意思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两人转而朝着许哲上班的地方赶去。

    赶路用的是共享电车,在街边零零散散地停了不少,用眼镜一扫就能开。这东西实际上是电动体感车,主体结构是两个轮子和一根扶手。踩在上面,用扶手和重心控制即可。

    这东西比自行车省力,而且更方便停放,技术也相当的成熟。

    踩着车往办公室去的路上,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,夜晚的街景依旧如常。但许哲明白,自己的日常生活肯定是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光是那些黑西装能用枪顶着自己脑门,这就不是日常生活里能遇见的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